糕糕—我的本丸非到炸

Time

依旧……大家前文请戳头像qwq

06
“又跑了……”
人群很快恢复了平静,大家见怪不怪的各自散去,继续着手中被打扰的工作和活计。集市又热闹的张罗起来,并没有人去追问和议论刚刚的事情,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
我听见了爱丽丝的感慨,其间夹杂着微妙的笑音。她转过头来
“对了,刚刚那位就是我们的笨蛋国王”
“欸?!”
说实话我是不怎么相信的,但爱丽丝的表情实在不像是在开玩笑。
“是日常翘班啦,这个没责任心的家伙估计又把国务扔下了。不过也没什好担心的,这人玩够了自然会回来,而且应该一会就会有人去逮他了”
爱丽丝拍拍我的肩膀,解释道
“红王的一贯宗旨,撩遍天下所有的小姐姐”
我:“……”
对不起国王大人我错怪你微服私访了(X
“这样的话,反正他一时半会回不来,不如先去那家伙的住处吧!”
爱丽丝突然凑过来,颇为神秘的冲我眨眨眼
“你喜欢喝茶吗?”

“柴郡”
身后长桌中央一盏精致的茶壶发出轻微的响声,壶盖扣击木制的桌面发出清脆的音节。
“嗯?”
年轻的公爵放下手中的画笔,桌上放着一副被颜料晕染的不甚真切却清秀的女子画像。
“你说爱丽丝还会来吗?”
小巧的睡鼠伸出纤细的爪子扒住茶壶刻着花纹的边缘,出来的时候抖落了一小撮尖角的茶叶。
“这跟松鼠推测的时间可不一样啊”
“放心”
公爵又拾起了画笔——那双手骨节分明,迎着日光在桌上落下墨色的阴影。他一手执笔一手将剪裁修身的袖子向上挽了些,淡笑着回答了问题。
“说不定是因为看见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如果是另一个世界的小作的话……为了什么事情耽误了也不奇怪”
“……”
睡鼠顶着茶叶去瞧他的侧脸,他整个人都浸润在朗日的阳光里,染着浅金色的光。
“不过你不用去管管吗?国王大人又翘班了噢”
“这不是常态吗?我所谓啦,那种无聊的国务事换作是我也会跑掉的”
他的眼角轻挑起笑来,琥珀色的眸子像是晨曦藏在乳白色薄雾里的秋日银杏。
“再说了,白来的假期啊何乐不为”
“呼~你可真是……”
身后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隐没在携了温暖风浪的流动的空气中。
柴郡猫终于是转了身。
“我说你怎么又睡……等会!别睡在装了茶的茶壶里啊!”

最近实在是忙的要命啊……QQ让人盗号了一波电脑又坏了(哭
hhhhhhh存稿已经没了,接下来要开动自己崭新的脑洞啦qwq
@杂食动物 我流柴郡猫先生就是一位俏皮又可爱喜欢搞事情(X)的智商型选手啊★于是老年组悉数登场(bushi现在是搞事儿时间hhh(喂!
很好今天以后的我就是一个18岁的宝宝了23333总之糕糕我现在已经合法成人了(bushi

依旧感谢各位小可爱小仙女小天使了^v^(笔芯♡

Time

前文……依旧请戳头像QAQ谢谢各位了qwq

05
我跟着爱丽丝一路向着皇城走,穿过小溪之后路途就更加平坦开阔了,道旁还有尚未收割的成熟的庄稼,预兆着今年收获的丰硕。
“你看那边,那边是果园”
爱丽丝停下脚步,抬手指给我看。
“好、好大的地方……”
饱满的红色果实缀在深绿色的叶间,空气中仿佛都是流动的果汁。
“厉害吧”
深棕的眼弯起来,像是咖啡被汤匙搅拌出柔软的漩涡。
“爱丽丝……小姐?”
“嗯?”
爱丽丝的发色是浅金的,相比于正午明朗且锐利的光芒,更像是晨曦里某处海域上空轮廓模糊的琥珀色铺开在肩上。
“虽然这样问有点奇怪……你也是人类吗?”
“是啊”
她坦然的点头,并且不打算隐瞒什么的向我解释道
“我在这里已经两年了”
“人类应该很少吧,这边”
我低头去看脚下的无限延伸的土地,横斜的树影逐渐稀疏,从苍蓝色天空驳落的光斑也变得愈加刺目,明黄色的颜料被造物主自绵薄云絮后一倾而下,只剩灿烂。
“的确不多,除去你,我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两个人了”
身边开始有偶尔经过的车夫了,赶马车的老先生与爱丽丝亲切的打了招呼,随即驾着满车的干稻草离开了。
“不过嘛……我觉得三月兔小姐肯这样轻易把你带过来,不单只因为她的善意。你跟我们认识的一个家伙很像诶”
“长的很像?”
木制的车身在我身边经过,我忍不住侧身去瞧,车轱辘平稳的压过泥土,碾碎阳光,追着还未远去的白昼。
“不,是一模一样”
爱丽丝如同初见一般的打量着我。
“平行时空的道理我想你应该是懂的,你们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一样的人”
平行时空一直是我十分感兴趣的题材,但它在突然间就得到了证实还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的话,其实宇宙中是有很多不同的世界存在的?”
“没错,这些世界互不干涉,但偶尔也会因为各种原因牵扯到一起。不过除非是发生联系的两个世界,其他世界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这么说……难道爱丽丝小姐你跟我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没错”
她点点头,停了下来。
“即使同为人类,我本来属于的那个世界,与你的也是不同的”
面前,是霍然出现的又一片森林,日光似乎被截住一般在杂乱的枝干外驻足,缓缓收拢成层层的光晕。
我很是惊讶的看着眼前古木参天的景象,似乎在一瞬之间就经历了百年。
“是障眼法啦”
爱丽丝习以为常的耸耸肩,衣服被她的动作所牵动,裙裾微微摇晃,引得碎花的纹饰也颇为欢快的跳跃着。
“是教会特设的保护系统,你跟着我就行了”
她从书中拿出一张身份证大小的硬卡,手腕一翻将它扣在了某棵树树干的凹槽上,卡片与下陷的形状正当吻合。
咔——
森林开始分崩离析,转眼就变成晶亮的碎片在阳光下消失了。
王城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大抵是因为有这层特殊保护,这座国之中心的城镇并没有想象中高耸的城墙包围着。我可以直接的看到内部的构造,以及人们的日常活动。
欧洲中世纪风格的建筑参差有致的排列,其间道路与河流交错纵横,架起的石桥随处可见,小船与马车并行。
我踩在石板铺就的路上,尖顶的教堂在远处显现出朦胧的倩影,是被日光眷恋的宠儿。
据爱丽丝所讲,今天正是每两个月一次的集市日,街旁的店铺皆是热闹张罗着,出售各种新奇的东西。
“别看了别看了”
爱丽丝拽着我,脸上写着嫌弃。
“我给你说,待会带你去广场上……”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被突然惊起的尖叫声和嘈杂的议论声打断了。
一道人影从头上忽的掠过了,像是振翅的飞鸟张开羽翼,裹携着疾风一般的阴影,伴随着玻璃破碎的清冽声响——直直的敲在地面。
男人的发尾微卷着,赤色像是山火一般灼灼燃烧。他从我的身边擦过,我只瞧见了他的一双眼睛——如同罂粟样的盛开着。
他一路挤开拥挤的人群,匆匆忙忙却依旧不忘对某位恰巧出游的面容姣好的大家小姐投去撩人的轻笑,三分轻浮四分张狂,仿佛这世界都是他自由的注脚。


什么都不说了……清光光和安定真可爱^v^(喂!
@拜祭三三 这下算是出场了hhh这可以说是我心中的红王本维了(不)但感觉还是文力不够QAQ

依旧感谢各位小可爱小仙女小天使(鞠躬

Time

依旧……前文请、请戳头像……(跪

04
在告别那位奇怪的先生之后我没有走多远就听见了溪水流动的欢快声响。
我快跑了几步,张扬的枝叶向身后略去,一线浅蓝在眼前出现了。
清澈的溪流在林木之间穿过,漏下的阳光鳞鳞的在水面跃动。
上面架了一座小木桥——估计这边平时没什么人经过,桥面不算宽。
然后我就看见了那位传说中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贯通古今的松鼠先生。
他真的十分显眼——又瘦又高的体态我想在这边世界也一定是脱颖而出的(X
还戴着眼镜。
——我的内心弹幕刷屏甚至还想作诗。
“年轻的小姑娘呦”
他开口了
“请问你掉的是这个金爱丽丝还是银爱丽丝呢”
——先生您剧本错了吧喂?!
——就算是cos河神……不也应该由什么鲤鱼精鲫鱼精章鱼精大闸蟹精这些资深(?)水生动物来吗(雾
“不……我想我没有丢这种……”
“真是个诚实的孩子呀”
松鼠先生眯起了眼来。
“那我把这只真·爱丽丝送给你好了”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身后突然传来沙沙的响声,我回头就看见一个女孩抱着书向这边跑来。
“爱丽丝你来晚了哟”
松鼠先生睁开他的眼,语气缓缓的说道
“客人已经到了”
“诶?啊……真的!都、都怪那个笨蛋国王拿我的书去垫桌子了QAQ”
所以真的是爱丽丝漫游仙境的吗?!不过眼下连爱丽丝都有了我到底是来干嘛的,推动行文发展丰富文章内容烘托人物形象嘛……
她走近了些,我才发觉她竟然也是同我一样的发色和眸色。
——在异世界感受到了同为人类的爱,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不过老师”
娃娃脸的女孩转过身来瞧着我,点了墨似的眸子像是韵着金色的日光。
“这是……?”
“就是三月兔小姐所说的客人”
“啊……看上去好蠢的”
爱丽丝蹙了下眉,并不掩饰自己的嫌弃。
我:“……”
“哈哈哈别这样爱丽丝,毕竟这位姑娘可是很不一样的人”
松鼠先生的语速悠悠的,神情也淡淡的。总给我一种给他倒杯茶他就能说一天的错觉。
结果你也在说我蠢〔呵.jpg〕
“对了松鼠先生,一位先生让我给你的……”
我只能在心中生无可恋,把口袋里的松果递给他,暗自思量着要怎么把话题引到正轨上
“穿着红色的风衣……棕发蓝眼的一位先生”
“哦好的好的,哈哈哈没想到那家伙也过来了”
松鼠先生心情大好的感慨起来
“今天看来会很热闹了”
他又转向我
“关于你的事,小姑娘,我已经知道了。不过现在我还不能回答你,你是外来的客人,按照规矩应该去见见我们的王,然后征得他的同意之后我才能告诉你具体的方法回去”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担忧,他继续说
“别担心,红王大人是位很亲切的王,而且有我的得意门生爱丽丝与你一同前往,不会有问题的”
“诶!哇靠老师你就是为了差遣我才叫我来的吗?我才不去我跟他可是签了不平等条约的我拒绝QAQQQ”
“咳、这不是你们的日常吗?(你单方面)被怼,习惯习惯……”
“不去”
“今年的学分”
“……”
“考虑一下全A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时候出发!”
——《论应试教育的弊端》(bushi)
“小姑娘”
正当爱丽丝兴致勃勃(X)的拉住我的胳膊准备出发时,松鼠先生叫住了我,招呼我过去
“如果在皇城外围遇到了国王大人的话,请先不要提你的问题,他可能……比较忙”
“嗯”
我点点头,虽然看着他和善的微笑有些谜之奇妙但还是应下来——这边的世界我不懂,说不定是什么习俗呢
“这里的国王微服私访吗?”
已经开始抱着松果开啃的松鼠先生听完后煞有介事的推了推眼镜,伸出两只小爪子
“妙啊,小姑娘”
我:“……”

hhhhhh许久未更新我……(orz
@拜祭三三 每次都看到小可爱的推荐我qwq你果然是我的亲同桌(抱住)俗话说得好啊在别人的台词中出场也是出场的一种——沃兹吉硕德233333
其实我很喜欢红王啦真的(捂脸)
以及……凉面吃的开心嘛今天,夏至快乐^v^

依旧是感谢各位小可爱小仙女小天使★
夏至快乐XD

Time

Time

依旧……前文请戳头像QAQ

03
夏日应当是森绿色的寂寞树林,遮了半边流火似的日光,繁盛的枝叶参差不齐的由伸手可及之处一直延伸到无穷的高度,透过层叠的空隙可以窥见穹顶的云絮缓缓踱步。
我手里拿着三月兔小姐的地图顺着用红笔标出的路线向前走。
——还是手绘的。
〔按着我画出的路线走,在森林的中部横亘着一条小溪,那里常年栖居着一位松鼠先生,他年轻的时候曾是国家图书馆的管理者,知识渊博,肯定会给你提出好的办法〕
——如果没记错的话似乎就是这位先生搞错了时空通道哦小姐。
1……10、111、112……
我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半分人影,也并没有什么生活的痕迹。
“不、不会是迷路了吧……”
我在自己的世界里就是个重度路痴,更何况在这不仅人生地不熟而且还没有百度地图的支援(qaq
——哦多么痛的领悟(X
事已至此,我没什么退路了。只好抱着一种撞运气的心理继续向前。
如三月兔小姐所说,这是平行于我们的世界人异世界,而我脚下的的大陆,是由接壤的红桃国和方块国组成的罗德维尔。
我现在正处的森林,应该是红桃国最外围的地方。
身边没有计时工具,我下意识的想抬头去看太阳的方向,却忽然想起自己正身处一片热带雨林一般的环境里。我眯起眼来,发现离我一棵树之远的树上——在它某根粗壮的枝丫上,似乎挂了一个什么……
我赶忙向前跑了几步。
——是个人,倒吊在树上离地面不远不近的高度。
“先生!您没事吗?”
我仰起头来大喊,正疑心他是否能听见时看到树枝轻微的晃动了,树叶受到震颤落了几片下来。
人影在眼前一闪,极快的略过了视野。
——像是候鸟在湖面划过时照出的模糊倩影。
我再次回过神来时,面前出现了一个打扮奇特的男人,红色的长风衣外敞,看上去不怎么正式,里面却搭配着宫廷贵族的衣饰,至少看上去要尊贵且严肃许多。
——表示不是很能理解你们平行时空的人的混搭风(X
“阿拉,是位小姐啊”
男人的语气有点惊讶,但随后就被扬起的尾音掩盖了过去。
“看来大家说三月带回来的人类……就是你了”
“是的,承蒙三月兔小姐的照顾了”
“哎呀,还挺会说话的”
他摸了摸下巴。
“不过她居然会让你一个人继续旅程,我可真是没想到”
“……三月兔小姐有给我地图”
——男人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像是浅海覆了冬日冷意。
“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你知道我家走丢的小兔子去哪了吗?”
“……似乎是从另一条路走了”
我看了下地图
“去了皇都”
“欸——皇都吗?”
男人闲散的开口了,没什么波动的眸中却染上了几分兴致。
“说起来是好久没见到他了啊……”
“嘛,多谢了小姑娘”
他在于我擦肩而过是打了个响指,修长的手指翻起被叶片裁剪成不规则图形的日光。
“你是要去找松鼠那老头的吧,顺便帮我把这个给他吧”
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我下意识的伸手,那两个坚硬的物体砸在了我头上。
——是两颗松果。
“毕竟眼下还是去找到我家小兔子比较重要啊”
语气渐渐散开在湿润的空气中。
“啊,不客气”
我会过头去答话时他已经走出去一段路了。
——长款的风衣后面有一个形状类似于扑克牌中红桃的标志,只是颜色是苍白的,在一片红色中显得格外张扬和扎眼。
“下次再告诉你我的名字吧,小姑娘”
他没有回头,抬起手来摆了几下。
“如果能再见的话”
他的背影在话语落下时又突然消失了,卷起一地金色的光影。
我愣了很久。
——这都是些什么……奇怪的事啊……



这两天太忙了……熊孩子到访QAQ
不过我觉得我是不会弃坑的(大概吧(喂!
@Mr.M小可爱酷爱来看你再次的(不)初登场啊2333

依旧感谢各位小可爱小仙女小天使(抱)

Time

链接苦手……前文请戳头像qaqqqqqqqq

01
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大门紧锁的教学楼内的。现在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我在手中没有钥匙的前提下、以某种极为玄学的方式穿“玻璃”而入了。
我在原地站了一阵了,四周都静悄悄的。只有夕阳依旧懒散的缀在天边,余晖在大厅的地板上铺开水粉划痕般深浅不一的色彩。
“这个时间了,肯定没什么人了吧……”
我自言自语着,走到走廊的尽头,发现那里一贯敞开的门也是让人失望的紧闭着的——并且两端都是如此。
在我尝试去推所有的门无果之后,我又回到了起点。
“现在只能祈祷着有谁来发现我了”
我坐在地上,百无聊赖的对自己念叨。
落日投下了大团阴影,我不知该做什么,就盯着它发呆,却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于是我又凑近了些,并且故意把观察的时间延长了些。
——日影没有移动。
地面上蹦跳的麻雀被静止了一般定格在振翅的画面。
——时间像是凝固了。
我突然感到没来由的慌张,赶忙站起来。
“这、这是……?”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惊异,像是凭空出现的、清脆的足音在离我几步远的位置停住了。
“欸……?”
我听见了一个表示疑问的音节。
于是我回了头。
02
女孩穿着复古的洋装,垂及膝盖的深蓝色裙裾翻卷着浅白的花边点缀,像是海面被和风吹过时泛起的泡沫般柔软的浪花。
“你是……?”
她的声音轻且和缓,听上去很容易就让人心生亲切。
“你也是在找出口的吗?”
“嗯、是这样的”
我点点头,心里虽奇怪着她的突然出现,但仍回答了她的问题。毕竟在这个愈发诡异的情况下……也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bushi
“我现在比较想回去了”
女孩有着温和的笑容,我这时才发现她的眼是赤色的,像是静默处无声燃烧的夜。深处的瞳孔灼灼生辉,火焰一样的跳动。
——虽然从外表看上去依然是位软萌(X)的小姐呢。
“你是说你那边的世界吗?”
她眨眨眼。
“虽然很抱歉……但是你暂时回不去了”
“……?!”
“松鼠先生估计是年纪大了,一不小心把时间通道给搭错了”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扭曲,因为她解释时的语气有些微妙,似乎是在十分给我面子的强忍笑意。
“因为我的突然闯入,这边世界正处于BUG状态,现在无法运行”
“所以……就像是电脑常年失修主机进灰的死机状况吗?”
我对于这一切的接受都适应的出乎意料,对于这种像既科幻片又像是童话的剧情展开完全没有该有的表现——大概都归功于我平日里大如斗的脑坑。
“啊,你这么理解也可以”
她拍拍手,稍微转过一点身去,别在耳后的发丝因着她的动作散在肩上,几缕红色出现在眼前,只是在发间隐藏着,并不是很容易察觉。
“这样吧,我先把你带到那边去好了”
女孩弯起了眉眼,盈盈如月。
“说了那么久,也该自我介绍一下了。我是三月兔,请多指教。”
“三、三月兔、小姐?!”
“嗯,怎么了吗?”
“没有,挺好的……谢谢你”
我有点绝望的开始深思自己今天会遭遇这奇妙一切到底是不是因为前一阵子看了太多遍的《爱丽丝漫游仙境奇遇记》。
“走吧”
三月兔抬起手,腕上用红绳系起的小巧铃铛发出泠泠的响声。她向前走了几步,将手搭在政教处的门把手上。
“为什么是这里……?”
“地点是无所谓的” 
她的指尖缠绕着莹蓝的光,像是流动的水覆在修长的手指上。 
“负责接应的人是Joker” 
——这什么……?平行时空的DC漫画公司吗?
门被推开了,印象之中的办公桌并没有映入眼帘,迎接我们的只有一片空旷的黑暗。
“好了”
三月兔向旁边的空气抓了一把,竟拎出一盏雕刻的有点奇怪的南瓜灯。暖橘色的光芒在她身边扩散,脚下便晕开柔软的金色。
“跟好了我。通道里是很容易迷路的,异世界的来客”
“啊、哦好的,谢谢你”
我快走了几步跟在后面。
——此前发生的一切本身就已经很奇妙了,我索性安下心来接受我之后遇到的各种违背常理和自然规律的事情了。

走了一段路程,眼前逐渐出现了光亮,像是阴天时在灰色层云之后歌唱的星辰。
然后,一切都开始了。


写了一个挺奇怪的故事……爱丽丝漫游仙境借梗有(比如名字和某些设定)但完全没有不尊重原著的意思,小作真的很喜欢这本书。
这篇文的灵感就源于自己的梦、应该是因为之前又看了一遍爱丽丝漫游仙境……以及自己在学校遇到了非常好非常温柔的朋友们。
于是在毕业之后就想着把梦里的遭遇都写下来啦(毕竟很有纪念意义不是吗233333
文笔是硬伤啊不过(愧疚笑)
依旧在此感谢各位小天使小可爱小仙女们♡

Time

Time
盛夏已去,秋色可期。
这场奇幻且瑰丽的梦境,将永无止息。
00
初秋的天是浅蓝色的,午后的圣洛斯克大街依然可以觉出几分夏日未去的暑热。
叶边已开始泛黄,点缀在枝梢仍不肯褪去的盈盈的绿意中,翩翩的在风中浅笑。
那个孩子就在这样的一个温暖的时节推开了街角咖啡店花纹精致的玻璃门。
——这家店已在此落户许久了,古朴的店面设计与现代化的繁华都市有些格格不入,但悠闲的环境让它在忙碌的上班族中颇受好评。
店主正站在柜台后面擦拭一个茶杯,她听见风铃响起立即抬起了头。
“欢迎光临……欸?是你啊”
——这孩子是店里的常客了。
男孩带了一身热气钻进了冷气很足的室内。
“小作!说好了讲故事的!”
——啊……是上个星期的事情。
被点名的人有点头疼,想起来她之前为了安抚孩子而随口应下的许诺。早知道就换个方法了。
太阳在偏西的地方挂着,她没有拉窗帘,天际一线白处坠下的日光肆无忌惮的铺满了木制地板,所及之处皆是染了金色。
“故事啊……”
“不能耍赖!”
奈何这家伙不依不饶。
“好好好,讲讲讲”
小作丢下这么一句话,耸耸肩认命的钻进了身后的厨房。
五分钟以后,和她一起出来的还有两杯茶。
“说真的,我有时候也不确定那些事情是否真的存在”
她眨眨眼看着自己唯一的听众。
“反正你是不会懂啦,那种像是白日梦却又很真实的感觉”
“……”
男孩故作严肃的本起脸来,正襟危坐。
“也别太紧张啦,放松~放松~”
小作拍拍他的肩,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故事了”
她不过刚刚开口,字句瞬间就淹没在下午两点钟正盛的阳光里。

文笔渣渣我qaq
总之谢谢各位来看文小可爱小天使小仙女(抱
顺便……文章不定期掉落(顶锅盖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