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我的本丸非到炸

Time

链接苦手……前文请戳头像qaqqqqqqqq

01
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大门紧锁的教学楼内的。现在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我在手中没有钥匙的前提下、以某种极为玄学的方式穿“玻璃”而入了。
我在原地站了一阵了,四周都静悄悄的。只有夕阳依旧懒散的缀在天边,余晖在大厅的地板上铺开水粉划痕般深浅不一的色彩。
“这个时间了,肯定没什么人了吧……”
我自言自语着,走到走廊的尽头,发现那里一贯敞开的门也是让人失望的紧闭着的——并且两端都是如此。
在我尝试去推所有的门无果之后,我又回到了起点。
“现在只能祈祷着有谁来发现我了”
我坐在地上,百无聊赖的对自己念叨。
落日投下了大团阴影,我不知该做什么,就盯着它发呆,却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
于是我又凑近了些,并且故意把观察的时间延长了些。
——日影没有移动。
地面上蹦跳的麻雀被静止了一般定格在振翅的画面。
——时间像是凝固了。
我突然感到没来由的慌张,赶忙站起来。
“这、这是……?”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惊异,像是凭空出现的、清脆的足音在离我几步远的位置停住了。
“欸……?”
我听见了一个表示疑问的音节。
于是我回了头。
02
女孩穿着复古的洋装,垂及膝盖的深蓝色裙裾翻卷着浅白的花边点缀,像是海面被和风吹过时泛起的泡沫般柔软的浪花。
“你是……?”
她的声音轻且和缓,听上去很容易就让人心生亲切。
“你也是在找出口的吗?”
“嗯、是这样的”
我点点头,心里虽奇怪着她的突然出现,但仍回答了她的问题。毕竟在这个愈发诡异的情况下……也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bushi
“我现在比较想回去了”
女孩有着温和的笑容,我这时才发现她的眼是赤色的,像是静默处无声燃烧的夜。深处的瞳孔灼灼生辉,火焰一样的跳动。
——虽然从外表看上去依然是位软萌(X)的小姐呢。
“你是说你那边的世界吗?”
她眨眨眼。
“虽然很抱歉……但是你暂时回不去了”
“……?!”
“松鼠先生估计是年纪大了,一不小心把时间通道给搭错了”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扭曲,因为她解释时的语气有些微妙,似乎是在十分给我面子的强忍笑意。
“因为我的突然闯入,这边世界正处于BUG状态,现在无法运行”
“所以……就像是电脑常年失修主机进灰的死机状况吗?”
我对于这一切的接受都适应的出乎意料,对于这种像既科幻片又像是童话的剧情展开完全没有该有的表现——大概都归功于我平日里大如斗的脑坑。
“啊,你这么理解也可以”
她拍拍手,稍微转过一点身去,别在耳后的发丝因着她的动作散在肩上,几缕红色出现在眼前,只是在发间隐藏着,并不是很容易察觉。
“这样吧,我先把你带到那边去好了”
女孩弯起了眉眼,盈盈如月。
“说了那么久,也该自我介绍一下了。我是三月兔,请多指教。”
“三、三月兔、小姐?!”
“嗯,怎么了吗?”
“没有,挺好的……谢谢你”
我有点绝望的开始深思自己今天会遭遇这奇妙一切到底是不是因为前一阵子看了太多遍的《爱丽丝漫游仙境奇遇记》。
“走吧”
三月兔抬起手,腕上用红绳系起的小巧铃铛发出泠泠的响声。她向前走了几步,将手搭在政教处的门把手上。
“为什么是这里……?”
“地点是无所谓的” 
她的指尖缠绕着莹蓝的光,像是流动的水覆在修长的手指上。 
“负责接应的人是Joker” 
——这什么……?平行时空的DC漫画公司吗?
门被推开了,印象之中的办公桌并没有映入眼帘,迎接我们的只有一片空旷的黑暗。
“好了”
三月兔向旁边的空气抓了一把,竟拎出一盏雕刻的有点奇怪的南瓜灯。暖橘色的光芒在她身边扩散,脚下便晕开柔软的金色。
“跟好了我。通道里是很容易迷路的,异世界的来客”
“啊、哦好的,谢谢你”
我快走了几步跟在后面。
——此前发生的一切本身就已经很奇妙了,我索性安下心来接受我之后遇到的各种违背常理和自然规律的事情了。

走了一段路程,眼前逐渐出现了光亮,像是阴天时在灰色层云之后歌唱的星辰。
然后,一切都开始了。


写了一个挺奇怪的故事……爱丽丝漫游仙境借梗有(比如名字和某些设定)但完全没有不尊重原著的意思,小作真的很喜欢这本书。
这篇文的灵感就源于自己的梦、应该是因为之前又看了一遍爱丽丝漫游仙境……以及自己在学校遇到了非常好非常温柔的朋友们。
于是在毕业之后就想着把梦里的遭遇都写下来啦(毕竟很有纪念意义不是吗233333
文笔是硬伤啊不过(愧疚笑)
依旧在此感谢各位小天使小可爱小仙女们♡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