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我的本丸非到炸

Time

前文……依旧请戳头像QAQ谢谢各位了qwq

05
我跟着爱丽丝一路向着皇城走,穿过小溪之后路途就更加平坦开阔了,道旁还有尚未收割的成熟的庄稼,预兆着今年收获的丰硕。
“你看那边,那边是果园”
爱丽丝停下脚步,抬手指给我看。
“好、好大的地方……”
饱满的红色果实缀在深绿色的叶间,空气中仿佛都是流动的果汁。
“厉害吧”
深棕的眼弯起来,像是咖啡被汤匙搅拌出柔软的漩涡。
“爱丽丝……小姐?”
“嗯?”
爱丽丝的发色是浅金的,相比于正午明朗且锐利的光芒,更像是晨曦里某处海域上空轮廓模糊的琥珀色铺开在肩上。
“虽然这样问有点奇怪……你也是人类吗?”
“是啊”
她坦然的点头,并且不打算隐瞒什么的向我解释道
“我在这里已经两年了”
“人类应该很少吧,这边”
我低头去看脚下的无限延伸的土地,横斜的树影逐渐稀疏,从苍蓝色天空驳落的光斑也变得愈加刺目,明黄色的颜料被造物主自绵薄云絮后一倾而下,只剩灿烂。
“的确不多,除去你,我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两个人了”
身边开始有偶尔经过的车夫了,赶马车的老先生与爱丽丝亲切的打了招呼,随即驾着满车的干稻草离开了。
“不过嘛……我觉得三月兔小姐肯这样轻易把你带过来,不单只因为她的善意。你跟我们认识的一个家伙很像诶”
“长的很像?”
木制的车身在我身边经过,我忍不住侧身去瞧,车轱辘平稳的压过泥土,碾碎阳光,追着还未远去的白昼。
“不,是一模一样”
爱丽丝如同初见一般的打量着我。
“平行时空的道理我想你应该是懂的,你们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一样的人”
平行时空一直是我十分感兴趣的题材,但它在突然间就得到了证实还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的话,其实宇宙中是有很多不同的世界存在的?”
“没错,这些世界互不干涉,但偶尔也会因为各种原因牵扯到一起。不过除非是发生联系的两个世界,其他世界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这么说……难道爱丽丝小姐你跟我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没错”
她点点头,停了下来。
“即使同为人类,我本来属于的那个世界,与你的也是不同的”
面前,是霍然出现的又一片森林,日光似乎被截住一般在杂乱的枝干外驻足,缓缓收拢成层层的光晕。
我很是惊讶的看着眼前古木参天的景象,似乎在一瞬之间就经历了百年。
“是障眼法啦”
爱丽丝习以为常的耸耸肩,衣服被她的动作所牵动,裙裾微微摇晃,引得碎花的纹饰也颇为欢快的跳跃着。
“是教会特设的保护系统,你跟着我就行了”
她从书中拿出一张身份证大小的硬卡,手腕一翻将它扣在了某棵树树干的凹槽上,卡片与下陷的形状正当吻合。
咔——
森林开始分崩离析,转眼就变成晶亮的碎片在阳光下消失了。
王城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大抵是因为有这层特殊保护,这座国之中心的城镇并没有想象中高耸的城墙包围着。我可以直接的看到内部的构造,以及人们的日常活动。
欧洲中世纪风格的建筑参差有致的排列,其间道路与河流交错纵横,架起的石桥随处可见,小船与马车并行。
我踩在石板铺就的路上,尖顶的教堂在远处显现出朦胧的倩影,是被日光眷恋的宠儿。
据爱丽丝所讲,今天正是每两个月一次的集市日,街旁的店铺皆是热闹张罗着,出售各种新奇的东西。
“别看了别看了”
爱丽丝拽着我,脸上写着嫌弃。
“我给你说,待会带你去广场上……”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被突然惊起的尖叫声和嘈杂的议论声打断了。
一道人影从头上忽的掠过了,像是振翅的飞鸟张开羽翼,裹携着疾风一般的阴影,伴随着玻璃破碎的清冽声响——直直的敲在地面。
男人的发尾微卷着,赤色像是山火一般灼灼燃烧。他从我的身边擦过,我只瞧见了他的一双眼睛——如同罂粟样的盛开着。
他一路挤开拥挤的人群,匆匆忙忙却依旧不忘对某位恰巧出游的面容姣好的大家小姐投去撩人的轻笑,三分轻浮四分张狂,仿佛这世界都是他自由的注脚。


什么都不说了……清光光和安定真可爱^v^(喂!
@拜祭三三 这下算是出场了hhh这可以说是我心中的红王本维了(不)但感觉还是文力不够QAQ

依旧感谢各位小可爱小仙女小天使(鞠躬

评论(2)

热度(6)